美国家长的精神保卫战

微信: 13574120167 客服: 分类: 求职动态 发布时间: 2018-07-10 00:11

  流行文化对青少年精神的腐蚀,可能是每一代家长都难以控制的忧心。

  让我有如此感慨的,是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一场风波。1985年,美国主妇苏珊·贝克被7岁的女儿问了一个问题,差点没晕过去:“什么叫处女?”另一位美国母亲蒂帕·戈尔——参议员艾伯特·戈尔的妻子——给女儿买了一张流行音乐专辑,却发现里面某一首歌大段歌词描写的,分明是自慰的感受。

  这两位都来自华盛顿的精英家庭,他们的丈夫一个属于共和党、另一个属于民主党,政治观点南辕北辙,但夫人们却在流行音乐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太乱了,该管管。

  这个故事让身在21世纪的我觉得特别新奇。世界上有全然不担心青少年沉迷游戏的家长吗?有的。但他们在担心着嘻哈、摇滚、有伤风化的歌词和青少年沉迷卡通漫画。

  和我们常见的号召“政府管一管”不同,在美国,因为宪法第一修正案,苏珊和蒂帕根本不必指望在国家层面上对流行音乐做任何指手画脚的事情。她们能做的,就是联合起来,成立名为“家长音乐资源中心”的民间组织,与唱片公司抗议,督促它们采取行动、荡涤乾坤。

  这些忧心忡忡的母亲们甚至搜集了一份严重污染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流行歌曲名单,公示天下。这个榜单上的歌曲后来被称为“肮脏的15首”。

  这张名单现在看起来有点滑稽:名单上的歌手普林斯或者麦当娜,后来都成为流行乐坛一代标志性人物;而美国如今流行音乐里重口味的暴力、色情词汇,也把当初家长眼中的这些“有毒歌曲”衬得平平无奇。

  就像是一种轮回。在这一批家长还是小孩的时候,上世纪50年代,美国家长担心的主要是青少年沉迷漫画:当年最流行的超级英雄漫画,故事情节曲折离奇,让人欲罢不能。打打杀杀,牵涉犯罪,衣着暴露。比如神奇女侠,穿个抹胸短裤,露出肩膀大腿,还喜欢鞭打、捆绑敌人,可以说是相当不堪入目,着实危险得很。

  卡通和摇滚,是美国历史上仅有的两种专门开了听证会、并且最终采取相关措施进行控制的大众传媒文化产品。

  现在,最新一种引发争议的艺术是Drill Music,这是发源于芝加哥黑人区的一种说唱,歌词主要内容就是枪击杀人。新的控制呼声依然在,但也有人问:一个年轻人把他15岁之前的生活以说唱的形式表现出来,就能在世界各地收获潮水般的共鸣,出问题的是这个人,还是这个社会?

  把他的嘴封上,就能假装问题不存在了吗?

  从文艺的角度来说,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有多少艺术作品经得起“纯洁”的审视?如果要以如今的价值观一一检视的话,“格林童话”的三观堪称冷酷无情,圣经故事里充满了暴力杀戮,俄狄浦斯王的故事就是一个年轻人出门旅行,顺道杀了父亲、娶了生母的残暴黄色故事。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大学校园开始给一些经典书目贴上警告标示,以保护学生可能脆弱的心灵:弗吉尼亚·伍尔芙的《达洛维夫人》有自杀倾向,《了不起的盖茨比》贯穿着落后的大男子主义视角,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则有反犹太主义价值观。有意思的是,至今都坚信把“脏标”贴上唱片有益社会的苏珊·贝克,倒是对这种“课堂脏标”的效果大为怀疑。